中华南方王氏===华夏王氏探源===【琅琊王氏】 → 湖南渔溪王氏家训


  共有584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

主题:湖南渔溪王氏家训
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王昌发
  1楼 博客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注册族人 帖子:8 积分:138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7-2-2 14:54:54
湖南渔溪王氏家训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7-2-2 15:27:30 [只看该作者]

渔溪王氏家训(三十六条)

 

1、凡为人子,必孝其父母;为人妻,必敬重其夫;为人兄姊,必友爱其弟妹;为人弟妹,必恭事其兄姊。再遵训:不要有私藏,以伤了大义;不要学懒惰,以消了家业;不要习奢华,以招取天刑;不要听妇人言,以乖了骨肉;不要为非礼,以横扰家门;不要好饮酒,以乱了情性。凡此六者内中若有一件,必坏了汝身家,折了汝阴骘。此前人有家者之良规,予今直录以训汝等,若肯依着行,家道必兴,子孙必昌;若不肯依着行,家道必消,子孙不昌。聆兹训辞,其应如响言之痛心,各宜深警。

2、男训云:凡人家之兴与不兴,在乎人之积善与不积善而已。如何谓之积善,内则孝父母、敬兄长,外则和亲族、睦邻里,凡利人济物之类皆是也。如何谓之不积善,恃己之强以欺人,骗人之财以肥己,骄矜放肆,欺心瞒人,凡利己害物之类皆是也。《书》曰:惟上帝不常,作善降之百祥,作不善降之百殃。郑氏云:能爱子孙者,遗之以善;不爱子孙者,遗之以恶。斯言至切,各宜服膺。

3、女训云:大凡和睦人家,皆由内有贤妇人所助;忤逆人家,亦皆由内有不贤妇人所扰。何谓贤,事舅姑,奉祭蔫,敬夫子,睦姻戚,无故不出门庭,不妄笑语,如此之类皆是也。如何谓之不贤,多言无耻,邪僻妒嫉,恃强凌弱,滋扰是非,饮酒乱性,徇私蔽公,如此之类是也。郑氏曰:天道甚近,福善祸淫。为妇人者不可不畏。

4、吾族自始祖万庄府君以来,宗枝繁盛,子孙众多,虽有远近亲疏,实同一气,如水之千流万派而同一源,如木之千枝万叶而同一本,其间不能无贫富贵贱。居富贵者,安可视宗族如路人,见贫贱而不恤哉!范文正公曰:“于吾固有亲疏,于吾祖宗则均是子孙,固无亲疏也,若独享富贵而不恤宗族,异日何以见祖宗于地下,今何颜入家庙乎?”郑氏云:彼病则吾病,彼辱则吾辱。凡吾子孙有富贵者,不可不恤宗族;宗族中有孤穷者,当随力周济,勿使失所;不可恃势相凌而为一义,有失木本水源之礼也。若有违之,天实鉴之。

5崇本堂之设实肇自我先人也。自元季兵灾之后,子孙散处不能复合,先人乃率宗人创屋一所,于其上题曰“崇本堂”,以奉祖宗祭祀,且一宗族,使之知其所自。以渔溪祖业大塘为祭塘,岁久废坠,吾等复其地而重新之。刊族谱以明昭穆之序,修家训以遗子孙之则,无非所以继先人之志也。为子孙者,当谨遵教戒,继继承承,无替引之,庶可以无忝于先人之意也。

6、吾族子孙颇多,须择年高行尊有德者一人为族长。为族长者,当致公无私,谨守礼法,以驭宗亲,不可循私苟合,取事乖方。郑氏云:“一言不可妄发,一行不可妄为。”庶合古人以身教之之意也,又须有容人之量,临事时勿察察而明,勿汶汶而暗,常视宗族如一家,忻戚如一人,斯能任其责矣。若其有失,家佐当明陈其事以谏之。谏若不听,则会众以谏之,务尽爱敬,勿失和气。若其果不能任事,则以次族长佐之。

7、设家佐二人以助族长行事。不拘年之少长,择言而有信、行而有恒、可为众人之仪表者为之。凡一族大小之事无不与焉。若有大故,然后别择以代之。

8、族长当正已,率下务,存公道,不可少有偏私。有财物必聚为一处,明立文簿,命廉谨子弟掌之。凡有吉凶费用、日用衣食等项,必量入为出,适可而止,勿得习尚奢华,自速贫贱。尤宜竭力教养子孙,使之读经史,学仁义,崇礼让,士农工商各量其材而受之,如此则家道自昌,无忝于先世矣。

9、族有大宗小宗,宗子之责最重,上奉祖考,下一宗族。为族长、家长者,当竭力教养,多读经史,通晓礼义,使子弟有所矜式而后可也。郑氏曰:如其不肖,当遵横渠张子之说,择次贤者立之。

10、择读书子弟通晓礼义七八人,专习冠婚丧祭之仪。凡有事焉,预先禀于家长,宗子卜日行事。 

11、族长、宗子每岁仲春仲冬,择日率子孙斋沐,洒扫室堂,涤器具馔。至日清晨,奉祖先神主于崇本堂,致祭其仪,并遵文公先生家礼。祝文遵:“圣朝教民榜文曰:昔者祖宗相继鞠育子孙,怀抱提携,劬劳万状。每逢四时交代,随其寒冷增减衣服,撙节饮食,或忧近于水火,或恐伤于蚊虫,或恐惧于疾病,百计调护,惟恐不安,此心悬悬,未尝暂息。使子孙成立致有今日者,皆祖宗劬劳之恩赐也。虽欲报之,莫知所以为报。兹者节届仲春(孟冬),天气将温(寒),追感岁时,不胜永慕,谨备酒肴羹饭,率阖宗眷属以献,尚飨!”牲醴随宜,不用纸钱幡马。祭毕,仍行馂礼,读本宗祠家训一遍。然后,男聚于崇本堂,女汇于顺正堂,序坐饮福,礼毕而退。

12、凡为吾子孙者,当竭力以事父母,孜孜焉如日不足。孟子曰:事亲若曾子可也。夫曾子之孝,后世莫能加焉,而孟子犹言可者,盖以孝者子职之所当为也,岂以曾子之孝为有余哉?《礼》云:“父母之所爱亦爱之,父母之所敬亦敬之。”至于犬马亦然,而况于人乎?然孝岂独怡颜奉养而已哉,必如舜使瞽叟底豫闵损,使继母慈爱,而后始可谓之孝也。先儒曰:“无不是底父母。”斯言至切尔,其身体力行以追先哲。

13、凡为吾子孙者,当谨守礼法。居乡党当要谦卑退逊,不可傲骄曲礼。曰年长以倍则父事之,十年以长则兄事之,五年以长则肩随之。见父之执,不谓之进不敢进,不谓之退不敢退,不问不敢对。又曰父之齿随行,兄之齿雁行,任轻则并之,任重则分之。古之人居乡曲如是,所以邻里和睦、礼义兴仁而成至治,尔则等其尚体之。

14、凡为吾子孙,不论富贵贫贱,皆当竭力教养子孙,使之识道礼,顾廉耻,择交游,毋为非礼,勿犯国法。居则为良民,出则为良臣,而后可也。若孤寒不能教者,族长于崇本堂延师以教之,毋使陷于轻薄下流以忝祖宗之德。

15、子孙当以懒惰为戒,以勤俭为本,二者势必并行。尚勤俭则家必富,身必荣;习懒惰则家必倾,身必辱。此必然之理也。《列女传》曰:不可忘者,勤俭。不可恃者,懒惰。勤俭之习一移,祸福之应向至。女戒尚如此,男子其可不知所务乎。

16、子孙凡与祭行礼之时,务在严恭寅畏,盛衣冠,谨言语,常如祖考在上,毋得色笑浪语,跛衣欠伸。若有失仪,家长责之。

17、卑幼凡事必禀于家长,允则行,否则止,毋得恣意专行,平居不得抵触尊长。其出言不逊有乖于礼者,姑诲之,使改悔之;不悛者,会众于家长前决之;若屡恶不悛者,黜之,于谱上削去其名。子侄年未六十,不可与伯叔连坐,违者家长责之,私膳不拘。

18、子孙当竭力以奉尊长。为尊长者,不可挟此以自尊,扬拳奋袂,忿言秽语,使人无所容身,甚非教养之道。若其有过,当反复谕之,必不得已,会众以挞之,使知羞耻。

19、子孙于尊长务守名分,不许假名易字。郑氏云:兄弟相称,各以字冠于兄弟之上,伯叔之命,侄亦然。侄称伯叔,则以行称,继之以父,夫妇则当以行字相称。如此尊卑不紊,礼乐自生。

20、子孙有居官者,随其职分大小,务要各尽乃职,一以忠君报国为心,不许尸位素餮,欺公坏法,若剥民之膏脂以肥己身,惰己之职业以负君命,致有断罪除名、贻辱祖宗者,族长会众数其过恶,于谱上削去其名。

21、子孙有官守者,反于家必须谦逊,见尊长当执子弟礼,不可以富贵加于父兄宗族。若自高自大矜己傲物者,族长会族人声罪切责之。

22、凡为吾子孙者,本分差役,闻命即赴;夏秋税粮,依期送纳,不得推避违延,自取耻辱。

23、子孙有家富身荣者,必须爱敬宗族,赒给孤贫。不能嫁娶者,为嫁娶之;不能埋葬者,为埋葬之;不能教养者,为教养之。勿事沽名,勿希报答,斯为善行矣。此吾祖宗平昔所为,尔当服膺,以继其志。

24、凡为吾子孙者,当以忿怒至争为戒。怒忿至争,其初甚微,其祸甚大。子曰:“一朝之忿,忘其身以及其亲。”此之谓也。临海彭氏曰:“性,犹火也,方发之,初灭之,甚易。既已炎矣,则焚已,燎原不可扑灭。”郑氏曰:“我宁容人,毋使人容我。切不可先操勿人之心。若其累相凌逼,进进不已者,当以礼遣之。”此皆圣贤之格言,非我私语,为子孙者,当深志之。

25、凡为吾子孙,若与人有小忿,不得念其旧恶。但以德报怨,则仇冤可解。若公报私仇,亦非君子之道。黄石公云:“闻善忽略记过不忘者败。”宜深志之。

26、凡宗族妇女,不得习为华丽,耽于鞠蘖,惟务端庄静一,寡言慎行。奉舅姑以孝,事丈夫以敬,待妯娌以和,接子孙以慈爱。凡有凶吉之事,务在谨内外,别尊卑,辩亲疏,不出门庭,不妄笑语,惟尽闺门之礼,不豫阃外之谋。易曰“男正位于外,女正位于内”。男女正,天下之大义也。

27、丧礼近时多有流于异端,惑于妖妄,子孙当一切禁绝之,毋得混于流俗。其衣衾、棺椁、衰麻、哭踊、葬祭之礼,并依周文公家礼。

28、各小宗每岁别行春秋二祭,其仪并遵文公先生家礼。家长、宗子至期率众斋沐。为执事倡财力充足者,自当如仪;贫乏不能者,亦称家之有无,但不可废弛。不行,以物言之:豺獭兽也,犹知报本,而于人乎?况于子孙乎?

29、祖宗坟墓,子孙当依时拜扫。每岁岁节及寒食、七月十五、十月朔日,子孙须亲展省,近茔竹木不可剪伐。至于作茔制度,宜依文公先生家礼,不必奢华;年远坟墓更为立石,深刻名氏,毋使湮没难考;其有平塌浅露者,以土益之。

30、凡吾子孙,当深念祖宗创立之艰难,今日保守之不易。兢兢业业,如执圭奉盈;洞洞属属,若临深履薄。为子孙则事父母以孝顺,为父母则接子孙以慈爱,待乡曲则睦和,交朋友以信义,奉祭祀则虔诚,待宾客则逊让,凡日用之事,务循规矩,不溺流俗。如此庶几不坠先业。

31、子孙若有违犯教令被黜者,谱上削去其名。不许再以名分相称,凡遇会之时,纵其年长,亦不得行跪拜礼,违者家长责之。若有犯轻,三年能改过自新者,复之,不念其旧。

32、治家之法,门户垣墙务加严固,男女贵贱当分内外,家长主妇时常捡点,不得昵于私爱及怠于防闲,以致男女混杂,遗笑于人,以忝吾祖宗。

33、昔先人常定议以渔溪祖业大塘为祭塘。除本塘每岁夏秋税粮出于其中外,其余所得钞物,专充崇本堂祭祀之用,若有余利当置买祭田,广积谷粟,遇饥荒则以济闾里之饥馑,平居设学以教宗族之孤穷,仍择廉谨子弟收掌,族长置关防文簿给与书识出入之数,岁终以凭稽考。

34、凡为吾子孙,士农工商各事其事,不得僧道巫觋、妖妄邪术及与众迎神赛会,亵渎神祗。有灾厄疾病,但当求医服药,亦不得妄请师巫,假降邪神。违者,家长责之;不悛者,会众重挞之;不尔,则国法有在,悔之不及。

35崇本堂内外屋宇墙垣,族长家佐常加捡视,遇有轻重修理,随即率众用工,毋使损坏,以堕先业。

36、奴仆当谨内外,男不得入中堂,女不得出外户,主母主父常时关防,恐有意之外事。尤当均其衣食,使不至于饥寒。其中有可用者,男为之婚,女为之嫁,其不可者逐之。

 

(本家训辑自《渔溪王氏第十五修族谱》)


 回到顶部
站长地址:温州市腾蛟镇东溪路,QQ:598362696,邮箱:ruizhenju@163.com
版权属《中华南方王氏》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