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南方王氏===华夏王氏探源===【寻根叙谱与世系研究论坛】 → 桐梓王柏松在王守炳召开某专题讨论会上的发言(书面)


  共有26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

主题:桐梓王柏松在王守炳召开某专题讨论会上的发言(书面)
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新站宗祠
  1楼 博客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村长 帖子:27 积分:401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7-11-26 2:07:23
桐梓王柏松在王守炳召开某专题讨论会上的发言(书面)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9-8-26 19:39:33 [只看该作者]

 
桐梓王柏松
在王守炳召开某专题讨论会上的发言(书面)
接王炳(其人自称江西籍仁怀人,无权享有“守”字,以下简称炳)委派驻六房“联络员”,于2019年7月2日晚电话通知,笔者不願涉足由炳勾结习水土著人(简称土人)建造的祠堂(土人之祖宗王泯至震、坤斋是平均四年蘖繁一代的牛类),故以书面发言如下,请炳代为宣读。
2010年-2012年,由炳(因其人有钱,由王守甫私自任命为五修谱常务副主任。)组织领导,土人王思德由金沙王守华引狼入室,窃取我族《五谱》主编一职。所编《五谱》纯属阴谋攀附我入黔始祖,隐名埋姓,改土附汉,颠覆湮灭我族历史的文字垃圾。其讨论稿中,有炳力荐王永贤(官仓人)杜撰的新版《上源世系》中称王忠字廷奉(无子)生始祖,并委任贤为“副主编”一职。(后被筆者专程赴仁怀找思德交涉拆除。)炳操纵贤私编《系家谱》,五年杜撰,拒绝公开族人讨论,居心叵测,为被推翻的地主剥削阶级树碑立传,为民主革命时期被镇压的少数人鸣冤叫屈,发泄对共产党的不共戴天之仇,蓄意混乱家族传承历史,影响恶劣深远,是继《五谱》以后的又一文字失误。
2011年某日,炳在其家中,以“族长”的架势告诉筆者;“我们已经开除了六房,现在没有八房,只有七房了,以后我已不给你们报材料了”。其时因他家属在屋,筆者仅淡淡说了一句:“我不需要你报材料。”离开他家后,筆者当即在今溱水半岛河边打电话责问炳:“是谁说的开除六房?怎样开除?开除得了吗?”此时炳心慌意乱,结结巴巴,语无伦次,不得不供出是金沙王守华在会上讲的。接着筆者又打电话问华,华自知理屈词穷,无言以对,只好委曲求全,最后还是依筆者提议,是“没有长牙齿讲的,童言无忌。”华同意无论谁讲的,都按“没有长牙齿讲的,童言无忌”而搁置。随后,炳则大肆渲染“开除六房”,“不给六房祖宗牌位”等。就这么两个没有长牙的东西,居然把几万人的家族,搞得分崩离析,支离破碎,这到底是何故所在?
2012年夏某日,筆者在今嘉华酒店对面人行道上告诉炳:“《五谱》全书都是错误,不能勘误,必须重编。”炳回答说:“留给以后子孙评价。”这叫螳臂当车,不自量力。
由筆者历时七年编纂的《新四谱》系统地对《五谱》进行了勘误,大部分资料上了网,并多次印刷单行本下发。2014年某日,筆者托白果树王永模,送一份勘《五谱》资料给炳,炳当面看了两遍然后退给模说:“你回去说我没有看,我就是没有看。”时至2018年,筆者当面问炳
:“《五谱》对在哪里?”不答,又问:“我们错在哪里?”仍不回答。过了一段时间,筆者紧跟《五谱》话题,对炳说:“我教育你一下行吗?”炳七窍生烟,拂袖而去。又过了一段时间,筆者对炳说:“你教育我一下行吗?”炳仍然不语。直至2019年7月3日上午,驻六房“联络员”当面转告筆者:“王守炳是不会认错的。”就这么一个懵懵懂懂,装疯卖傻的东西,居然现在有人称“族长”,其人也自命不凡,自鸣得意,四处招摇撞骗,为所欲为,至今还要主持召开八房会议,如今的“族长”就是这么一个嘴脸吗?
《五谱》编修,筆者从始至终,虽有异议,但仍善之劝导,提供《三谱》复印件,乐观其成,并无任何干涉、干扰之虞。相反,我《新四谱》编修,炳及思德灭绝人性,狗急跳墙,欲置我等于死地,天理何在?
2014年10月,筆者拟在县城北大门召开首次修谱会议,炳通过“联络员”放话威胁说:“要砸会场,要放鞭炮。”(桐梓风俗,死人时燃放鞭炮。)其人再三叮嘱最好不要开,以防炳雇佣流氓、酒徒出击,伤及自身。(筆者并不惧怕,固内部意见不一取消)。自此以后,筆者上街,得随时窥视身后是否有暴徒尾随,并当面告诉炳,当今是法治社会,警棍是专门用来打狗的,贵阳王维品也曾在电话上多次警告炳,不要乱来,不要无理挑衅六房。
5、2015年的一天,炳电话告诉维品,他要从新站,仁怀(炳祖籍地)调百多人到桐梓找王良书算账。维品如实回答说:“大公现在身体不适(脑梗),正在住院,过段时间再说。”炳狂言称:“他身体好得很,住什么东西院哪!”不到十分钟时间,筆者从马鞍山脚(此地噪声太大)走到嘉华酒店对面立即打电话问炳,炳矢口否认。筆者与其人前世无怨,今世无仇,连老夫生病也不放过,其人错披人皮,绝非人养的东西。
6、2015年6月7日,炳勾结土人私得集中几十人在桐梓县城召开专门围攻筆者的大会,炳在会上诈称:“已经通知王良书。”一窝未睁眼的疯狗歇斯底里,却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交于老夫或公诸于众,最终天怒人怨,鬼使神差,私得另一伪传承当场被王守江曝光。其照片云:“大清一统顺治十五年(1568年,筆者注下同)十松祖从各爨.......林祖之子君佐迁居赤水里......王元开  三祖艮起(此处并未注明艮起生文才)一世祖王文才胡氏......。”
彼时私得惧怕秘密败露,便伸出手掌将谱接着而留下伸得大长的半截黑手。(复印件见《新四谱》)。照片凿穿了私得炮制“文才、文教”属同胞兄弟的骗局,同时也给炳一记清脆的耳光。
响亮的耳光并未唤醒沉睡中的小炳,炳同思德形影不离,情同父子,后炳任命私得为营造“牛屄室”内装饰领导。
7、继2012年,思德在《五谱》中,捏造“王福和刘基是青梅竹马,同窗夕友;王福讳领軸就是合族”等后,2015年又勾结倭寇(日本人)王听兰(湖州黑金邦会长),以极其卑鄙下流的手法在文字垃圾《三槐王氏总谱》中捏造:《从江西省吉水县迁居重庆南川、贵州王福公支系世系图》,把我族始祖记载第五代上,并载文称:“有元朝英宗皇帝(碩德八刺,1320—1323在位,筆者注下同)赠有王福将军征南诗一首,诗曰:大将南征胆气豪,腰横秋月燕翎刀。手雷战鼓山河动,闪电旌族日月高,天上麒麟原有种,穴中蝼蚁岂能逃。太平待召归来日,肤与将军解战袍。”今查,此诗原为明世宗皇帝朱厚熜(1521-1566在位)为当朝兵部尚书毛伯温而作。(私得篡改几个字)而今刊在《千家诗》上。炳收藏《三槐王氏总谱》神秘兮兮,如获至宝,誓将流芳百世。思德还准备将其裱在“牛屄室”中。
之后不久,思德恶贯满盈,首获报应,炳如丧考妣,心急如焚,到处封锁消息,为其撑腰打气。
8、2012年,炳和良海篡编的烜祖房族谱中称:“我族为大原王氏后裔,至唐昌龄祖(今西安人,无子嗣,筆者注,下同。)籍江西吉安,为我族之起籍,明宣德(1426-1435)初,播州(现遵义,原文注)杨应龙叛乱,七十七世祖元开祖起至江西,平播(1593-1600)入川,留守仁怀王村,后定居桐梓桑园坝”。(原文复印件,见《新四谱》。)
2018年3月,炳卖身投靠,参与习水土人会议,通过举手表决,将我始祖入播时间定为(南宋)1235年。
2018年清明节前夕,筆者即将印刷《新四谱》,曾在太白桥头建议炳是否写个“声明”载入《新四谱》中,以减轻其恶劣影响,炳以为“族权”在手,盛气凌人,置之不理。
据2019年7月2日晚,炳委任“联络员”电话通知称:“王守炳此次开会,就是专题讨论王XX入播时间问题。”王XX入播时间问题是习水土人炮制的伪命题,无须讨论。现在我族急需讨论问题是:炳还能算个人吗?他为何要投奔江西异类?他的祖宗、生父是谁?筆者坚信,除海等死硬分子外,绝大多数烜祖房人,不会跟炳到仁怀认贱作父,另择娘胎。也就是说,炳不能代表八房,连烜祖房也代表不了。谁要是和炳合作,就是和叛徒同伍,就是和侵略者同流合污。谁要和炳统一认识,就是统一到江西,统一到仁怀去。
9、2015年某日,筆者和家兄良兴在西门邮电局公交站台见到炳,顺便给兄介绍说:“这是修《五谱》的领导”,炳说:“卵导。”又说:“他还是修“祠堂”的领导。”炳说:“我才不管哪些屄事嘞(应为牛屄室)。”炳当面是人,背后是鬼,有人说他是“尊翁”其实应该是真疯加变色龙。
10、2015年,炳自知卵导《五普》失败后,为了转移族人视线,便继续勾结土人,秘密策划,操纵汉奸组织,营建牛棚(即炳的官邸“牛屄室”),伪造假祖宗(八卦九子之父),演义假祭祀,唯一真正的目的,就是敛财。经营祠堂经济,其特征就是族权黑手不断伸向弱势群体,敲诈勒索,营造牛棚,再通过牛棚举办各种活动,进一步不断勒索群众,这叫将其骨头榨其油。炳组织大量人员深入仁、赤、习等县市农村、城镇,兜售传记,灵位,胁迫群众“捐资”。例如桐梓县城八十多岁的老人王永镜,退休金寥寥无几,而祠丁则三番五次上门讨要,弄得老人苦不堪言,楚米一八十多岁的农夫,先后已“捐”了四次近千元,预计还没完没了。城郊岩上坝村民,惧怕祠丁无理纠缠,便通通关门躲避,视如贼寇,筆者也曾遭一名乡长索要,被严词拒绝。一些“族长、房长、祠丁”,借机将募得资金据为己有,部分三元王氏宗亲“捐资”被贴上异类(艮斋)标签,炳及源礼等“捐资”属投资行为。可谓一帮牛鬼蛇神,无视党纪国法,无恶不作,百姓则怨声载道而又妥协难缠族权。当今百姓烂办酒席,尚属违规,炳等空手套白狼,肆无忌惮,法理不容。
这里顺便告诉一下宗亲,光绪二十二年,六房大珩公重修宗祠,纯属自筹资金,没花百姓一分钱。旧时新站祠堂的祭祀活动,包括祠堂内的开支均来自祖宗所置祠産(祀田)收入,且规定祭祀必须扫墓。
有人说炳从不敛财,不对,炳决不是吃素的猫仔。2012年炳带安顺王能学到小水一趟,炳索要误工费六千元,2014年,遵义王建昌到三元坝“祭祖”,炳索要一万元。炳参与土人举手表决,投奔江西异类,可能为土人重金收买。
当今炳采用各种非法手段诈骗宗亲,营建官邸牛屄室,吃的是民脂民膏,玩的是欺宗蔑祖,投靠异类,分裂族群,就《二谱·规条》论,罪当“沉水自斃”,按《三谱·族刚》,理应“逐出王姓,不许入祠同宗”。
炳自营建牛屄室以来,不知有多少次言称下野,然而至今还在操纵“八房”,主持召开会议,实属变色龙加不倒翁,铁打的江山,锭铸的卵导,可谓永垂不朽,遗臭万年。
2016年3月20日,炳邀请王志培在牛棚奠基仪式上散播谣言,混淆视听,诽谤污蔑当今政府。随后筆者撰文《黔驴技穷  复辟丧钟》予以回击。
11、2014年,六房率先删除“三代”,至2015年,我《新四谱》编辑组获取《尚谱》后,对“八卦九子”伪传承开展了系统的揭露和批判,并公布《关于公布“西南老八房”真象的公告》。对此,炳和私得在新站坐镇指挥,操纵一群人扬言要打XX,要揪XX到X坟上跪头,制造恐怖事件,吓唬威胁六房的正义行为。同时指使一些人散布“增枝无害论”,即大族好比一颗大树,在分枝上增加几个分枝于树干和根基无损。其谬论罔顾事实,根本否定炳勾结土人入侵,将我族(大树)连根拔除毁掉,在另地(江西)栽了一颗假树(王福),将我三元王氏接在若干分支后的一个小树杈上的罪恶行为。至今仍有人散布此等谬误,其目的到底为了什么?代表谁?为谁撑腰打气。
12、2019年清明节前夕,我三元王氏研究会召开成立大会,会前曾两次公告特邀炳及王听兰,王志培、思德到会分别作相关报告。(因无颜面对,均未到会)。这样的行为代表了我族最根本的核心利益,代表了绝大多数族人的心声,伸张正义,代表真理!
筆者认为,无论过去,现在或将来,我族的核心利益是坚持维护,我入黔始祖讳名元开字民康配马氏,籍起西安盩厔,于明成化年间入播,传辅祐二祖,始祖考妣及辅祐二祖考妣均葬于三元坝水龙岩,第三代为炯、烁、焕、烛、鏵、灿、烜、炜,第四代为文汴、文宠、文教、文儲、文炳、文宪、文邦、文洪。始祖上源世系无考。这就是我族最根本的历史传承,这是底线,也是不可触碰的红线。近十年来,炳从卵导《五谱》到营造官邸牛屄室,从认贼作父到投奔江西,从开除六房到分裂族群,从愚弄宗亲到敲诈勒索弱势群体,他哪一件是给族人办的好事?他代表了谁的核心利益?我想还是请炳自己给族人做一个专题报告,以视正听,以便载入史册,名传千古。
13、2010年,培拼凑了一个六人“联谊会”,2012年5月,听兰“批复”更名为:湖州黑金邦遵义工作分站。培任站长,炳任顾问。现将其部分卑鄙活动公诸于众。
黑金邦《通讯》总48期载:《关于王XX入播时间及上源问题研讨会纪要(王志培)》称;“《自黔北王氏谱牒文化研讨联谊会》(此处书名号不妥,可用双引号,6人联谊,没有会员,没有章程,未经注册属培自娱自乐。)今
年6月19日成立以来,首次专题讨论会于2010年9月18日,在遵义市天津路虹泓农家乐大厅举行。会议议程四项...。
关于王XX入播时间问题
会议认为:将王XX入播时间写成是宋瑞平元年或二年(1234-1235,筆者注)入播时间是1982年10月-1983年,习水修谱时,主修者依据习水地区口传而改,并非原谱记载。以佐证资料“麓川之战”和“贵州、湖广各族人民大起义”正史资料来看,它发生在明朝,前者是王XX曾祖王骥在哪里指挥作战,王骥之曾孙王XX不可能在宋朝奉命到火烈荆州南征。因此,会议认为,王XX入播时间应按照原谱所说,确定明正统四年(1439年)。(筆者注:原谱即《尚谱》全书没有王XX名讳。相关原文是:“明英宗即位我祖起至江西……历五年庚申(1440)岁火烈荆州夷蛮造反公以八封八卦奉命南征)”。
习水土人所谓入播时间是一个伪命题。据《贵州通志》卷七记载:“黔省自明置郡县,元以前皆为蛮夷,今之土司即昔之酋长,今之蛮夷即昔之夷民”。习水原辖于仁怀厅,是西南蛮夷之腹地。永宁土司奢寅之后,为了改土附汉,隐名埋姓,捏造了一个宋朝(1235)入播时间,包括《皇帝诏书》、铜锤、大刀等,纯属自欺欺人。
王骥指挥“ 麓川之战”始于正统六年,历时七年(培在《黔谱》中称八年)何来其曾孙王XX于正统四年(1439)入播。震斋(王阳)之子彦王“正统六年(1441年)战息而后,落业为家”,与其祖父似双胞弟兄,这就是土人文化,不甚可解。
王骥卒后赠靖远侯,世袭至第八代至鼎革,王阳是否应在其中?(见《明史》卷一百七。)
我族始祖入播时间《二谱》记载大错。但入黔始祖(一世祖)至今代代可考,可以通过世代平均年率来确认始祖入播大致时间。(根据相关资料报导,“明季蜀遭巨劫,半死于病,半歼于兵,室存人亡者数年。”从洪武十五年(1382)始,朝廷多次组织调北填南,湖广填四川等大规模移民以充实四川。迁徙情况,有自发自願的,有任职从军的,有被强制遗送的,有逃避战乱或灾荒的,还有逃避杀害的等等。“二陵风雨出秦关”有避难出走之嫌,在某此情况下,为了避免株连,隐姓埋名,都是有可能的。)如按成年人对成年人,现在我族以“为”字辈成年人居多,即第十九世,按一世祖传至十九世共十八代,世代平均年率以三十年计,即历时共540年,由此追溯始祖成年时间约在1479年。其次,1533年小水“金龙观之铭”,有祐祖及子孙(成年)三代。其时祐祖
在70岁以上,据此追溯祐祖约生于1463年。故筆者认为《三谱》将始祖入播定为“明成化十四年(1478)”是通过推敲的,是合乎情理的,是可信的。土人借此兴风作浪,意在攀附汉族,叛徒借此炒作是刷存在感。
15、2011年,黑金邦《通讯》总54期载:《关于黔北“老八房”“小中八房”上源世系研讨会会议纪要》主要谬误如下
“小中八房”是什么玩意,让人费解。
“会议纪要”是一个骗局,会前无人知晓,会中根本没有讨编,所谓“会议纪要”实为文痞炮制赝本,通过举手表决强加于人。
文中太子晋至元威段,威至王言段均抄袭于《三槐王氏考证资料》(也属黑金邦推理,演绎,拼凑之赝品。)王言至王元祐段是上述三槐资料加《尚谱》部分拼装而成,全是骗人的把戏。
“另西南地区“老八房”祖也以德用记为王奇之子上桂,尚待考证”。问题如下:
王德用(980-1058),王奇(1058-1113)。用奇死生同庚,奇小用78岁,相当于用的孙子。包括听兰在内,你们这一帮牛鬼蛇神,都是把孙子当作父亲来记载的吗?中国几千年来,产出这一帮混账东西,肆无忌惮地践踏汉族传统文化,他们不配“中华王氏”之称,从本编起老夫将其称为:“湖州黑金邦”。既然已经“上挂”,还要“考证”,纯属撕破裤裆放屁。
“王福”是习水土人平均四年蘖繁一代的祖宗“牛魔王”,预计生于永乐三年(1405,其父永乐二年婚娶。);王茂为山东曹县五桂王氏的始祖,元顺帝时为户部尚书;王领軸系四川汉古山王氏元末明初入川始祖。两人各在一方,时代不同,哪能和“牛魔王”混为一谈。
16、据2012年湖州黑金邦《通讯》总57期报道,王听兰于3月18日到遵义,王志培鞍前马后“细腻接待”,用豆花面,羊肉粉换来廉价的黑金邦遵义工作分站站长一职。
3月19日召开有王听兰参加共20人的座谈会。会议讨论了“老八房”、“小八房”上源考证事宜,最后认为要以上次黔北谱谍文化联谊会讨论的考证结论为准。
2012年5月6日,黑金邦宣布“联谊会”更为遵义工作分站。
2012年12月22日,五修谱总结表彰大会在桐梓县城召开,百多人隆重庆祝一堆臭狗屎《五谱》,受蒙蔽者可悲、可怜、可笑,肇事者(炳和私得)暗自庆幸,正在策划一场更大的骗局(营造牛屄室)。
会上遵义工作站副站长王XX(副教授)宣读了《关于成立桐梓王氏谱牒文化协调联谊会的批复》,(内容不详)。包括王听兰在内,一个非法组织到处批复组建下属机构,是明目张胆,对抗国家民政部门对群众组织的管控,实在有点荒唐、混账、无法无天。
就在当天,筆者打电话给一土人,正式宣布我们要重新修谱,土人回答称:“你说我们不姓王都行。”一个法官,总算说了一句实话,但也泄露了隐姓埋名的天机。
稍后不久,筆者曾与听兰联系,拟撰文《为明朝名将王骥正名》(批培的谬误)一文送《通讯》发表未果。(同时送到培的邮箱)。从此以后,《通讯》及《三槐王氏总谱》选边站队,长期刊载习水土人颠覆湮灭我族历史的赝文,我们不得不给予应有的回击。
遵义工作分站也随之消声灭迹,培失去了一个炮制“会议纪要”的平台。
培继续六年的研究战果,2012年出版的《黔北王氏族谱》,尚在筆者批判之中。
上述听兰、培、私得等土人活动,炳都忠实地充当了卑鄙的代言人。
17、2010年清明节,习水土人首次非法到三元坝参加我族祭祀始祖活动。
据王维品曝料,2019年清明节,习水土人先后两批数十人,到三元坝“祭祖”,期间有人宣柒“1235入播”、“南宋民族英雄”等谬误,并有人在辅祐二祖坟上任意踩踏,拉小便等野蛮行为,但我族目睹宗亲,还是忍了又忍,不可思议。
《二谱·规条》首款云:“墓宅坟茔,祖宗体魄所藏,子孙思祖宗不可见,乃得见所依所藏之处,即如见祖宗一般……时而墓祀必亲省视而展敬,毋祀礼之失时,毋亡祖而废祭,此乃事死如事生,事亡如事存,为人道之首,重切身之要事”。
最后我们要严正警告叛徒王炳,习水土人一切入侵活动,肆无忌惮,根在叛徒引狼入室,卖身投靠,助桀为虐,罪责难逃。此后,若有土人在桐邑境内,蓄意挑衅我三元王氏宗亲,制造事端,炳无论在台下野,都得承担一切后果。叛徒不绝,族无宁日。

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于桐邑关猪洞



 回到顶部
站长地址:温州市腾蛟镇东溪路,QQ:598362696,邮箱:ruizhenju@163.com
版权属《中华南方王氏》所有